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奇人论坛833658 >  正文
德国幼儿教育sklz理论
发布日期:2019-08-23 10:5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潮咖速来打卡!国潮来袭融悦四季带你玩转“中国风”!

  德国的学前教育渊远流长。文艺复兴之前,德国学前幼儿的主要教育形式是家庭教育。被人称为“幼儿教育之父”的德国著名学前教育家福禄贝尔于1837年在家乡附近的勃兰根堡开办了一所学龄前幼儿教育机构,1840年将它正式命名为幼儿园,这成为世界上第一所真正的幼儿教育机构,德国成为幼儿园的发源地。福禄贝尔在教育实践中形成了一套有自己特色的教育理论和方法,促进了德国学前教育事业质的飞跃,同时也对世界学前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标志着世界幼儿教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自福禄贝尔之后,学前教育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发展起来,德国对学前儿童的教育越来越重视,也逐渐走上正轨,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特色。

  综观德国的幼儿教育,笔者认为其中有一个最鲜明的特色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那就是崇尚自然。德国的幼儿教育非常朴实,处处体现着效法自然,尊重幼儿自然成长的内涵。对照我国的学前教育,两百多年前“发现儿童”的教育家卢梭发出的要在“自然中培养自然人”的呼声早已被那些花样翻新的早期教育模式所淹没了。

  德国幼儿园一般都很小,从外看很难发现这是一所幼儿园,但推门进去,你会觉得豁然开朗,一个丰富多彩的儿童世界呈现在你面前。德国的幼儿园是温馨、舒适的,没有我们想像中的现代化设施,更没有我们想像中价值不菲的奥尔夫或蒙台梭利的全套教具和特色教室,它的优雅和朴实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教室的屋顶上悬挂的是粗麻绳和轻纱做成的帷幔,充满了梦幻色彩。匍匐在地毯上的幼儿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在书中描述的想像世界中漫游着;墙面上是幼儿随意的涂鸦,还有在户外捡来的树枝、干花和枯叶挂在墙面上,记录着幼儿户外生活的快乐和惊喜。也许因为我们看的几所幼儿园都是极具传统的幼儿园吧,教室中的桌椅和教具都是古旧的,可以看到岁月的痕迹,也可以看出这里的教育者正在用自己的双手经营着一段可以留下来的历史。

  在我国,一些收费较高的私立幼儿园的环境设施十分豪华,昂贵的木地板,塑胶的活动场地,琳琅满目的玩具,很多幼儿园把这些外在的环境设施视为争创示范先进园的硬指标,这些也是许多家长选择幼儿园的一个衡量标准。诚然,完善的配套设施是必须的,可是我们很少有人去思考:这样豪华的设施对教育幼儿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幼儿长大成人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而不是永远呆在宫殿式的房子里。过于现代化的设施也阻碍了幼儿探索大自然的能力和创造力的发展。

  在上世纪90年代,德国出现了一种叫做“林间幼儿园”的托幼方式,这里没有房屋、围墙,教师在树林里对幼儿进行没有教室的幼儿教育。他们组织幼儿在草地上散步、观察动植物,在这些直接投入大自然怀抱的野外活动中拓展幼儿的独创性和运动能力。“英国庭园”是慕尼黑的一所自然公园,后来被开辟成了慕尼黑林间幼儿园,园内有成片的白桦林和灌木丛,草地上有清澈的溪流,在这里入托的15个l岁半以上的幼儿每天上午9时来这里集合。他们或分成几个小组做游戏,或个人自由活动,做手工、捡树枝、玩石子、堆泥沙。有喜欢爬树、赛跑的幼儿,也有乐于观察蚂蚁、蜗牛的昆虫迷。教师除了在规定的时间教唱歌以及随时解答幼儿游戏中的各种“为什么”之外,更多的精力则放在了安全保护工作上。午饭如同郊游时的野餐,大家席地而坐,摆上自带或教师帮助准备的食品,饭后下午2时左右,结束一天的活动。

  首创这个林间幼儿园的赫本黛拉女士对幼儿园的未来充满信心:幼儿在林子里跑来跑去非常开心,既提高了他们的运动能力,又可以激发他们的创造力。没有过多的管束也就不存在压抑心理,所以他们当中从未发生过吵架、打斗的事,也很少生病。赫本黛拉给幼儿定了三条必须遵守的纪律:不准吃木耳等野生果菜;不准拿着棍棒跑跳;听到哨声要马上向哨音方向集合。

  我国的幼儿园,大多数都是铁将军把门。在我国日益城镇化的今天,幼儿已经很少有机会能够接触到泥土、昆虫这些来自大自然的事物,甚至他们每天的户外活动时间都被压缩的少得可怜。在幼儿园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种景象:能不让幼儿出去就尽量不出去,就算是出去了,教师的组织、管理也要占据大部分时间,很少能看到让幼儿自由自在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些幼儿为了想获得片刻的自由而寻找各种借口逃避呆在牢笼似的教室里,比如经常在上课时间要求上厕所等。对于铁将军把门、限制幼儿户外活动的时间,管理者和教师们有充分的理由:基于安全的考虑。诚然,让幼儿在户外自由地活动肯定要比让他们呆在教室里排排座要难管理得多,也产生了一些安全隐患,但是如果仅仅因为怕出事故就剥夺幼儿的活动权,限制幼儿的发展空间,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得不偿失呢?

  德国幼儿园一般都是混龄编班,每个班有16个左右幼儿,幼儿在类似有兄弟姐妹的家庭环境中相互交往。幼儿园通常由O.6岁不同年龄段的幼儿混合组成一个个小组(类似于一个个班级),幼儿园充满着家庭般的温馨。德国幼教工作者主张把幼儿看作一个人,一个有着自己独特背景又要面向未来的人,一个需要与同伴、成人、社区交往的人,一个生活在真实而自然的社会环境中的人。幼儿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在幼儿园里需要面对各种年龄的同伴,面对各种成人,做他感兴趣的事情。

  我国的幼儿园都是小、中、大班泾渭分明,当然这样编班有利于管理是无可置疑的,但是如果从幼儿的角度来考虑,德国幼儿园的这种混龄编班的方式是很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混龄教育有利于幼儿的全面发展,尤其是社会适应能力的发展。由于我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大多数幼儿在家里没有兄弟姐妹,他们缺乏和不同年龄段幼儿交往的体验,致使家庭缺乏的不同年龄段同伴交往在幼儿园并不能得到必要的补偿,这可以说是一种教育的缺失。当然混龄教育对师资的要求较高,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笔者认为我国的幼儿园不一定非要混龄编班,可以考虑多设计一些混龄活动,以帮助幼儿获得异龄同伴交往的经验。

  德国的幼儿园像家庭一般温馨,幼儿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式,他们可以看书,可以参与教师组织的集体活动,可以独立玩玩具,当然也可以选择独处。事实上每间教室都有一个独立的小空间提供给幼儿,幼儿叫它“安静角”。安静角里一般有一个柔软的垫子,上边有很多布质的柔软的娃娃和公仔,有趣的靠垫,有的还有个小沙发,不想参加团体活动的幼儿可以到这个角落,静静地坐着,淘气的幼儿也可以在这里翻跟头发泄多余的精力。安静角的设计说明德国幼儿教育正视了幼儿的正常心理需求,幼儿也有独处的需要。同时这种设计也为教师了解幼儿提供了可观察的表征。当一个幼儿频频走进安静角时,其实他已经用行为发出了呼声,他需要心理帮助了。

  德国幼教工作者认为对幼儿来讲最重要的是玩,通过玩来教他们。教师只是一个观察者、帮助者,要充分发挥幼儿的天性。这一点在德国幼儿园的实践中表现得尤为彻底。德国幼儿园是以小组和个别活动为主的,至于进行什么活动,幼儿自己决定,可以画画、听故事、去娃娃家、到户外玩。对于午餐和午睡,教师也很尊重幼儿的意愿。比如,桃园幼儿园提供三个午餐时间:中午12:00、下午l:00、下午2:00,由幼儿自己决定何时用餐。另外,幼儿园提供专门的地方供幼儿睡觉,每人一块海绵睡垫,若幼儿躺下去20~30分钟仍未睡着,他就可以起来出去玩。

  这是德国的幼儿教育给我震撼最大的一个特点,由此可以看出他们是真正把幼儿当成是独立、完整的人。回首看看我国的幼儿园又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小嘴巴,闭起来,小眼睛,向前看。”类似这样的规则不停地在提醒幼儿要中规中矩,不能乱吵乱动。幼儿想要上厕所必须向教师报告,得到允许后才能去,有的被教师认为是调皮捣蛋的幼儿即使再三要求去上厕所也得不到允许。总之在幼儿园里,幼儿只能做教师允许的事情。教师有一种权威,幼儿被告诉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如果有谁违反了教师的要求,就要被批评,就得不到小红花。试想想,如果一个正常的成人被要求这样做,那他会怎样?因为在我们教育者的头脑里还存在着那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们只是幼儿,是未成年的小大人。我们不懂得像尊重我们身边的成年人一样去尊重他们。

  总之,德国的幼儿教育给我们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温馨,祥和,动静有度,没有虚荣,顺从自然。无疑,这种感觉给我们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思考……

  应德国多那斯贝格德中友协的邀请,我和广州市几所省一级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一行十几人进行了为期13天的教育考察活动。我们考察的区域是莱茵兰—法尔茨州,位于德国的西南部,靠近法国边境,那里有闻名世界的古堡之路和葡萄之路,大森林风景区也在相去不远的地方。依傍着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幼儿教育也呈现出崇尚自然的特点。当然,这里说到的自然不仅仅是贴近自然,还包括效法自然、尊重孩子自然成长的内涵。德国的幼儿教育非常朴实,绝少人为斧劈的成分,这着实让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幼儿教育工作者震惊,因为我们的早期教育早已淹没在花样翻新的早期“拓潜”的声浪之中了。

  我们在德国停留了13天,不敢说已经深入地了解了德国的教育,但我们看到了很多有趣的片断,通过这些片断也许可以捕捉到德国幼儿教育的一些玄机,也可以让我们反思一下我国幼儿教育中值得斟酌的地方。

  德国的幼儿园是温馨、舒适的,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现代化的设施,更没有我们想象中价值不菲的奥尔夫或蒙台梭利的全套教具和特色教室,德国幼儿园的优雅和朴实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教室的屋顶上悬挂的是粗麻绳和轻纱做成的帷幔,充满了梦幻色彩;匍匐在地毯上的孩子们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在书中描述的想象世界中漫游着;墙面上是孩子们随意的涂鸦,还有在户外捡来的树枝、干花和枯叶,枯叶和花朵安静地挂在墙面上,记录着孩子们户外生活的快乐和惊喜。也许因为我们看的几所幼儿园都是极具传统的幼儿园吧,教室中的桌椅和教具都是古旧的,可以看到岁月的痕迹,也可以看出这里的教育者正在用自己的双手经营着一段可以留下来的历史。

  波兰登附近的礼等幼儿园是一所有100多名孩子的幼儿园。他们非常重视孩子意志力的培养,这也是德国早期教育中非常鲜明的一个特点。礼等幼儿园有个持续很多年的 “森林游”的传统,每个月的第二周他们都组织孩子步行到森林中去活动。这一天孩子们要在森林里吃,在森林里玩。这一活动的关键是风雨无阻,四季不断,下雨下雪依然按计划行事。园长认为恶劣的天气更能锻炼孩子的意志力,还能够增强孩子们的体魄和适应能力。当然,孩子们也非常喜欢享受这样的活动,在自然中纵情奔跑本来就是孩子的天性嘛。也许是因为如此持续不断的训练吧,该所幼儿园的孩子独立,不娇气,守承诺,能很好地适应幼儿园的生活。

  德国的幼儿园像家庭一般温馨,孩子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式,他们可以看书,可以参与老师组织的集体活动,可以独立玩玩具,当然也可以选择独处。事实上每间教室都有一个独立的小空间提供给孩子们,孩子们叫它 “安静角”。安静角里一般有一个柔软的垫子,上边有很多布质的柔软的娃娃和公仔,有趣的靠垫,有的还有个小沙发,不想参加团体活动的孩子可以到这个角落,静静地坐着,淘气的男孩子也可以在这里翻跟头发泄多余的精力。安静角的设计说明德国幼儿教育正视了孩子的正常心理需求,孩子也有独处的需要。同时这种设计也为老师了解孩子提供了可观察的表征。当一个孩子频频走进安静角时,其实他已经用行为发出了呼声,他需要心理帮助了。而从积极的角度来看,独处是想象的放飞,享受独处的孩子肯定有一个细腻的心灵。

  我们去德国的时候是圣诞节前夕,按德国的习惯圣诞节前四周就开始庆祝了,所以我们有机会看到小镇中的圣诞市场。圣诞市场开幕式是很隆重的,一般要请社区名流前来捧场,社区的艺术团体也会现场表演,一派其乐陶陶、歌舞升平的景象。有一天,我们的德国朋友带着我们穿过如织的行人来到一个古老的楼宇下,打开门,里边是灰暗的,几盏蜡烛在静谧的空气中摇曳着,关上门,喧闹远远地被抛开了。再来看看室内,有很多人坐在随意摆放的椅子上,有孩子,有大人,还有被大人抱在怀里的小婴儿,所有人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随着一阵衣服的窸窣声,一个抱着吉他、穿着黑色披风的女郎走了出来,孩子们一阵兴奋。女郎轻轻拨弄着琴弦唱了起来,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听她边说边唱讲述着基督诞生的故事,而整个走廊都弥漫着神秘祥和的气氛。出来的时候,德国朋友告诉我们,德国的社区活动中总是有这样的安排,在圣诞市场为孩子安排讲述童话的地方,给孩子们提供精神享受的机会,而文化也是在这种似乎很不经意的安排中传递给了孩子。

  德国朴实的小镇中生活着很多 “世外高人”,他们享誉海内外,却把自己的家安在这些远离喧嚣的地方。我们拜访的艺术家中有一对这样的 “神仙伴侣”——雕塑家龙普夫夫妇。龙普夫夫妇的作品是非常贴近孩子的,天马行空,意象飞扬。看着他们的作品,再看看平和甚至有些羞涩的老人,你会惊叹人的精神世界的神奇。龙普夫作品中有几个标志性的设计,一个是梳着长辫子的鸡,形态各异,成为小镇标志。还有就是小老鼠,点缀在他们的大作品的旁边,是德国的孩子们最喜欢的。当大人们欣赏辉煌大作时,孩子们会蹲在旁边抚摸那些小巧可爱的老鼠。据我们的德国朋友介绍,很多闻名世界的城市雕塑都出自龙普夫夫妇的手。龙普夫先生的庭院四处摆放他们的作品,有高耸的,也有玲珑的。而他们居室的墙面上却挂满了孩子们的作品,有笨拙的涂鸦,有趣稚的描摹,真实地再现了孩子们成长过程中歪歪扭扭的脚印。当问起他的孩子们时,他平静地告诉我们,他的孩子们并没有从事艺术行业,但到现在都热爱艺术,语调中完全没有子承父业的期待,也没有孩子未从父业的遗憾,其心态的通达令我们欣赏和佩服。

  事实上,德国的幼儿教育给我们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温馨,祥和,动静有度;没有虚荣,顺从自然。无疑,这种感觉给我们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思考……

  上传: 柳国金 更新时间:2012-1-15 ■李海莎(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在当下的儿童美术教育中,随着简笔画教学受到不断批判的同时,写生画教学的方式逐渐受到师生和家长的青睐,儿童写生画的教学范围也越来越广,不再是我们所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写生画教学。

  “写生”一词,早在我国五代时期便已出现,而西方直到19世纪60年代印象派时期才广为人知。中国传统的写生画和西方的写生画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西方的写生画是画家带着绘画工具对着实物进行描绘;而我国传统的写生则是画家在饱览大自然美景之后,凭情感、记忆作画。直到20世纪初,一批海外负笈留学的艺术家们才将西方以实物作为描绘对象的写生画教学方法引进国内。笔者将从西方艺术教育发展史的角度,分为室内写生和室外写生来谈谈当下儿童写生画的教学。

  “在无休止的模仿过程中,所有的孩子都在努力画画,我会让爱弥儿努力学习这种艺术;但不是为了艺术而学习,而是为了训练其手的精确性和灵巧性……所以我特别注意不给他请一位绘画老师,因为这种老师只会教他模仿复制品和临摹画作。自然应该是他唯一的老师,真实事物是他唯一的范本。他的眼睛所看到的应该是真实的事物,而不是在纸张上模仿的这些事物的形式。让他面对房屋画房屋,面对树木画树木,面对人物画人物;久而久之,他就会养成自己观察事物的习惯,并且注意仔细观察事物的外观,而不是为了原则进行错误的和约定俗成的模仿。”这是卢梭在《爱弥儿》中说的一段话,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他倡导儿童观察自然的绘画教学方式,自然应该是最好的老师。18世纪的人们非常崇尚自然,认为自然界的事物和规律都是善良的,它给人类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美好事物,人的发展应该顺应自然。无疑卢梭的教育思想也受到当时这一思想的影响。

  20世纪达尔文进化论、心理学的发展使得教育研究者们把研究的关注点落在了儿童身上。20世纪初以霍尔的儿童研究为始展开了一些儿童研究运动,如手工训练运动及自然研究运动。在自然研究运动中,研究者们提出了“学习自然,而不是书本”的箴言,让儿童通过自然观察获得知识。

  在20世纪中后期,弗兰西斯·韦兰·帕克和杜威所创办的学校中都开展了早期的写生画教学。在他的自然教学课堂上,孩子们在教师的带领下一边观察一边画画,通过这种方法,把科学观察活动和语言、艺术的学习结合起来。由此可见,帕克十分提倡儿童自身的体验,通过体验来表达感受。在杜威的实验学校艺术教学中,孩子们大量接触各种类型原材料,他们在使这些原材料按照自己的设计意图,形成各种形状的过程中获得满足。这些形状在一定的指导下逐渐变成具有更深刻的意义和艺术性的作品。

  裴斯泰洛奇是19世纪初重要的教育实践家和理论家。他非常赞同卢梭的教育思想,即崇尚自然,认为自然是最好的老师。但他倡导的实物教授法并非是卢梭所说的“面对房屋画房屋,面对树木画树木”。他认为线条、角度、曲线才是绘画艺术的基础,绘画艺术的学习始于几何体的学习,再把自然中的植物、动物及人物的形态,用分解为各种几何体叠加的方式,迅速、准确地描述下来。这样的艺术教学使儿童在面对描绘实物对象时变得更容易些。裴斯泰洛奇的几何教授法教授的是描述自然的法则,并不是自然本身。但是无疑,裴斯泰洛奇的几何教学方法为后来几何静物的发明做了一个铺垫。

  福禄贝尔发明了“恩物与作业”的实物教授法及开展了幼儿园的运动,他的“恩物与作业”是指对儿童有启发作用的教具,与绘画教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19世纪中后期,玛丽·达纳·希克斯将福禄贝尔的“恩物与作业”与艺术活动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立方体、球体、柱体和椎体等静物教学,静物教学的目的是使学生了解一切可视实物的典型结构,静物写生画教学的研发并延续到了现代的美术教学中。

  到了21世纪的儿童美术教学中,静物写生的范围继而变得更加广泛。几何体写生、花卉写生、蔬菜写生、生活用品写生、人物写生等等开始纳入静物写生的视野。

  儿童室外写生画以绘制大型的实物以及风景为主,培养儿童对大自然美的观察力和感受力,让儿童体会大自然光的变化,对远近的空间距离感能有更真实的体会,使儿童能理解到由于季节、气候、时间的条件不同,大自然中事物变化就会不同。如大自然中的每棵树的形状都是不一样的,树的色彩随着季节、气候、时间的变化而变化。这样真实的感受是室内写生画教学及临摹教学所无法达到的。

  儿童室内写生画以绘画小型的实物为主,室内写生的事物不会随季节、气候及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儿童体会不到事物在大自然的变化。但它的裨益也是室外写生画所不能代替的,如室内写生绘画教学可以把螃蟹、龙虾等很生动又很容易受忽视的小事物搬到课堂上。早期的室内写生画教学的范围比较狭隘,表现的内容也比较单一,不太受到儿童的欢迎。但现在的室内写生对象越来越丰富,并且都是儿童生活中经常接触的事物,儿童对学习写生画的热情也不断高涨。

  无论是提倡儿童去亲密接触大自然,还是在室内进行写生画教学,都是倡导儿童自身去体验、感受事物。它能让儿童养成仔细观察的好习惯。早在18世纪以前的儿童绘画教学模式就是教授儿童模仿复制品和临摹画作,多个世纪以后的现在,儿童绘画的教学方式仍然以临摹为主,儿童从临摹大师的画作转变成模仿教师的一笔一画。这种绘画方式的持续会让儿童忘了怎样思考、怎样观察,儿童只学会了绘画的法则,呈现的作品往往落于俗套。儿童应该接触大自然,眼睛看到的真实事物才是唯一的范本。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儿童写生画的教学也有它的局限性,就是对绘画的空间和场地的要求都非常高。据笔者实地调查得知,开展儿童写生教育的现实条件不容乐观,即便是城市中的中小学校都很少有配备专门的绘画教学室,更不用提边远地区的乡村学校。基于儿童写生画的裨益众多,儿童美术教育更要重视它,培养它。城市中的学校应尽可能给儿童提供一个专门的绘画空间或者室外写生的机会。相对偏远的乡村学校,开展室外写生画教学的条件较为优越,更应充分抓住这个时机,利用当地的自然环境,开展室外写生练习,提高学生对自然事物的观察力和想象力。